盛夏的微光,清晨骤雨

骤雨扰梦,屋前栏杆万点声,屋后蝉鸣不绝耳。

盛夏已然过去了,可是我还忘不掉那蝉鸣。
  街口那张摇椅已被主人拿了回去。唯有那把被人遗忘的蒲扇还坚持着夏天的感觉。
  夏天时,一杯凉茶,一把蒲扇,即是最好的享受了。可是我向来不喜那蝉鸣声。

雨声渐轻,消了屋后的蝉鸣,现了门前的浊溪。

  读书时,屋后那些树中总传来蝉鸣,让我心烦意乱。那蝉鸣是不断的,还总是或长或短的打着拍子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图片 1

偶尔几个孩子吵嚷着要去抓些蝉来,我便高兴的不得了,总是告诉他们哪里的蝉吵的最厉害。
  总是看弟弟捉蝉的,自己却从未触碰过。那一对透明的翅膀,到也叫那些孩子喜爱罢。
  夏天的树下,那蝉鸣声就不断了。爷爷倒是很乐意听他们的声音,有着节奏。
  现在已然是秋天了,不知怎的,我竟忽然想起了那戛然而止的蝉鸣。似是每日的规律遭到了破坏一般,我有些留恋那蝉鸣了。
  或许我留恋的还有那暖阳和那耀眼的光线。
  盛夏蝉之鸣……

Post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