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人又知我心忧,复杨慧昌居士书二三

明亮的月如厮,美酒如逝,未尝须弥,如临夜主题。

(其二卡塔尔手书,并王,李,汪,朱之函,备悉。几个人法名,另纸书之,祈为转交。王君之大愿虽可嘉,然于此时局危急关头,不知决志求生西方,尚欲待后出家,再诵若干经咒,以了大愿。又祈寿与愿齐,愿若不了,寿亦不终,直是想入非非。彼看净土书,完全不依书意,而自己作主章程。若不如时随分随力修持,不但所愿均同画饼,或致成神志不清之病。此病甚易得,甚难愈。光老矣,一贯直心直口,绝不敢顺人情,以取人欢腾,故为说破,免致受病。汪李二君,质直无伪,颇可嘉尚。今为彼四个人,各寄文钞风流倜傥部,嘉言录一本,并各小册,共二包,祈为分送。朱太然君,信中只用合十,则不敢以为皈依,彼之四圆香敬璧回。光虽不能够宏扬佛法,决不敢本人亵渎佛法,亦令人轻慢佛法。为彼三个人说,现在不可能再来信,来决不复,以目力,精气神儿均不给故也。(其三卡塔 尔(英语:State of Qatar)手书,及朱太然书,备悉。须知佛法,有当家的红尘法,有唯论理性法。住持尘凡法,若人不致诚敬,则不为说法。今世道陵夷,不可能全依此行。故光于问法之函,任彼怎样,亦为彼答。若太自满,亦当责备其过,以不辜负彼之来意。唯求皈依者,若不用自屈之字,决不敢允许。以此允许,正是自轻佛法,亦令彼轻佛法。以彼或是不知礼仪,或是作者慢冷傲。高傲之人,何可与语。不知礼仪,必使即知。非求人恭敬,乃正不敢轻法与轻人也。不比此维持,则佛法便不能够流通矣。唯论理性法,卓越僧所可行。唯大菩萨,又无住持法道之义务者行之,则有远大之益。凡夫行之,则破坏世尊正法,为害不浅。如法华经,常不轻菩萨,凡见四众,皆为礼拜,云,作者不敢轻于汝等,汝等皆当作佛。四众有以杖木瓦石打之者,则避走远住,作礼陈赞曰,笔者不敢轻于汝等,汝等皆当作佛。恐汝不知此义,妄生疑议,故为略说。若凡夫僧,断断不可依此章程。住持法道之大菩萨,亦当依凡僧之章程。如济公之师,乃出格高人,仍然为安分守己。活佛,则不守清规,显大神通。若谨守清规而显神通,则不可能在尘寰住矣。唯藉此疯疯颠颠,以令人疑信相参,以密行教导,令人知佛法出乎意料,以生正信心耳。世之无知千古罪人,进而学之,何不学吃死者以吐活的乎。何不学吃酒醉卧数日,而百千根大木,从井中运往,及饮酒大醉,吐金以装全殿神仙雕像之金乎。此种不思议事,唯此种中国人民银行之,则难熬。若谨守规矩之中国人民银行之,必定当下一病不起。不然,人皆求彼,不可能做百分之百事矣。朱居士之书为转,及此字祈令彼看。光目力不给,超少书。其净土秘籍,与修持法规,自有文钞,嘉言录等已说之,亦不须详说也。

微雨如幕,珠帘闭幕,更胜仙景。虹霓如日,更显红尘,奈何初见不相识。

时光阡陌,往复轮回,唯独缺点和失误,却无人能知。近在尺呎,却隔天涯。更笑,唯君不知识作者心,却不知唯偶误解曲意。

汝是汝,却又不是汝,心随尘往,既往无忧。

于是唯叹:全日不复年替日,

却而不知缘由愁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管医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发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义务。

Post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